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989章 暴君封禅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御史台官员进行卷宗调动,很快查出结果,其实也不用他们查,是周不疑自己站出来承认罪过。

    结果表明,当初陷害刘循的人,只有黄权,其余文武皆为无辜。

    周不疑向天下宣布,当初是自己捏造了证据,证明黄权与其他文武勾结,蒙蔽了刘璋。

    而且刘璋也只是下令羁押马超等人,并没有下令诛杀,是自己害怕对质的时候露馅,才当场射杀。

    向刘璋禀报时却说马超等人顽抗拒捕,所以杀人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,天下震动,周不疑立刻就被顶上风口浪尖,杀害这么多功勋文武,罪不可赦,到处有人请求处决周不疑。

    皇帝刘璋很快下令,赐死周不疑,同时下罪己诏,反思自己察人不明之过。

    一杯酒摆在桌案上,曹冲,刘循等人站在一旁,两个人都已经二十多岁,而周不疑从当初一个九岁孩童来到刘璋身边,现在已经奔三了。

    周不疑一个人坐在床沿,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,刘璋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疑,能像当初一样,叫我名字吗?这个皇帝再当下去,我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刘璋,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气势,逐渐衰老的身体,和操劳国事,让他老的更快。已经有了沧桑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周不疑看着刘璋,站起来恭恭敬敬拜了一礼:“陛下,你不需要记得自己的名字,反而,你应该永远记得你是皇上。

    你要做一个昏君庸君,你可以只记得自己,不记得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是你要做一个明君,要完成自己心中的愿望,你就应该知道。有些东西在必要的时候,是必须舍弃的,比如情感。”

    周不疑看了一眼桌案上的酒杯:“陛下不必有一点愧疚,无论是当初黄家,后来被屠杀的文武。还是现在的周不疑,甚至包括被屠杀的几十万世族。

    一位君王,要成就一番伟业,尸体和血液是不能避免的,何况陛下还是在推翻一个时代?

    如今的天下,已经很让不疑满意了,至少。所有的牺牲,没有白费。”

    周不疑说着笑了一下:“其实,陛下还记得二十年前,不疑在榆树街第一次见到陛下吗?那个时候法孝直说我刚极易折。我说我早夭早已料到了。

    小时候自己学习了卦术,自己给自己算命,能活十八岁,看来算命的都是假的。如今已经活到二十八岁了,多活了十年。周不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”

    刘璋沉默着,周不疑虽然活到了二十八岁,可是从十八岁那一年做的事,就已经注定今日的结局。

    而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,自己对不起的人太多了,要是一个个说对不起,不但矫情,恐怕自己说到力竭而亡,也说不完。

    面对周不疑,刘璋只有感激,这个人一直没有正式给自己出谋划策,可是却帮助了自己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曹冲定定地看着拿着酒杯的周不疑,刘循已经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不要哭,难道你还不知道你父皇最讨厌你哭吗?何况你现在都二十多岁了。”

    周不疑伸出手,为刘循擦泪,这个动作一下子让刘循想起了当初周不疑当自己伴读时,不让自己老是读书,让自己爬山抓蛇下棋捞鱼,像乡村的两兄弟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周不疑为自己擦泪,刘循才知道,周不疑一直像一个哥哥一样照顾着自己。随着周不疑的擦拭,泪越流越多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周不疑转向刘璋:“或许陛下一直有个疑惑,却从未说出来,周不疑感谢陛下对周不疑的信任。

    为什么周不疑明明知道陛下喜欢凌厉果断的君王,却一直让殿下保存着感情,没有那么决绝,甚至当初在长安时,连那些世族,不疑都没有劝殿下杀光。

    现在不疑可以说了,因为打天下和治天下不一样,因为第一代君王和第二代君王需要做的事不一样。

    不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陛下,如果陛下这一代稳固了基业,下一代君王还是与陛下一样的性格,杀伐凌厉,刚愎自用,大刀阔斧的改革,遇到阻力,一杀而空。

    那么陛下建立的基业,也走不远的。

    大汉可以出一个陛下,但是绝不能连续两代出陛下这样的君王。如果不疑将殿下教成和陛下一样,那是一场祸患。”

    刘璋听着周不疑的话,不由内心一震,或许只有将死的周不疑,才能让自己冷静的面对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面对腐朽的阶层,的确需要铁血的改革,武力的压迫,靠一个中庸和玩弄权术的君王,那是干不成什么事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样的铁血改革能够每代都发生吗?

    改革必然带来动乱,必然带来血腥,难道自己改革的目的不是让百姓过上安稳的生活,而是让他们一直沉浸在铁血的改革中吗?

    确实,大规模改革后,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。

    第一代君王打天下,制定规则,第二代君王该做的,是延续这些。

    很显然,如果刘循也是狠辣无情的人,并不是那么适合接管自己留下来的已经算是安定的江山。

    而现在,刘循绝对不是一味的多愁善感,他懂得用人,他知道谁对他好,他也有理政能力,与自己唯一的区别,是会用一些委婉的手段处理事情,不太喜欢大规模杀戮。

    而这些,并不与一个治世君王需要的素质抵触。

    “所幸,陛下的第二个儿子,继承了陛下一样的血液。如果陛下在周不疑去后,依然不愿让一个算是仁慈的君王接管江山,那还有一个选择,并不算被不疑逼到了没有选择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周不疑说完,沉默了一会,仰头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曹冲,我走了,我能为殿下做的,就这么多。以后殿下,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康儿,你已经十八岁了,武艺军略政略都不错,我们对百济和新罗的全面战争就要展开。父皇把你派去协助王越,之后就留在百济或新罗治理内政,你会愿意吗?”

    刘璋拉过刘康的手说道,十年前,刘璋就查出了真相,在案发之前,黄权找到刘康。要他将羊首放到刘循房中,但是刘康借机,放下了九品中正制的陈群真本。

    而且刘璋也知道,其实无论黄权叫不叫刘康放那个羊首。刘康早已打算将九品中正制的真本放在刘循那里,只是没有一个机会,没有一个放了真本后,就立刻被查的机会。

    是黄权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刘璋从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