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五章 欲擒故纵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这日当正午,烈日高悬,是每日里阳气最盛的时候,而这个地方却阴森森的,岂不是阴煞作怪?”

    叶天小小的身体带着个道冠,虽然努力作出一副大人的模样来说话,但总是给人一股很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番话却是说的头头是道,听得一旁的老道也是连连点头,眼中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来,好像自个儿没教过他这些吧?

    小孩子都有些喜欢卖弄,叶天虽然比同龄人要聪颖许多,但是见到苗老大对自己微微有些不屑的态度,也是生出几分好胜之心来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叶天指着刚才自己所看到那片薄雾的位置,说道:“喏,就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?”

    苗老大顺着叶天的手指看去,却是主家谢前来吊唁客人所呆的地方,这几日来弟媳妇一直都是抱着小孩坐在那里的。

    原本叶天不说,他还没怎么在意,现在听到叶天的话后,苗老大往那里走了几步,果然感觉到有些阴气森森,顿时头皮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“嗯?不错,你也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老道赞许的点了点头,把脸转向苗老大,说道:“苗居士,从你兄弟亡故之后,这孩子就一直哭闹不止吧?而且晚上的时候还容易惊醒……”

    老道三言两语之间,就说中了家里发生的事情,让苗老大脸上露出惊容,一把拉住了老道士,说道:“李真人,您说的没错,我们苗家可就剩这一根独苗了,您一定要救救这孩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老道闻言笑了起来,用手轻捋胡须,说道:“小孩子受了点惊,三魂七魄被吓出去一魂一魄,加上这里阴煞过重,这才如此的,不过不碍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神仙,求求你,救救我的孩子吧!”

    听见老道的话后,男孩的母亲忍不住了,抱着小孩就要往地上跪,却是被老道一手给扶住了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,我尽力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了那啼哭不已的婴儿一眼,老道伸出手将他抱在了怀里,对着孩子母亲说道:“你去房前屋后,喊喊这孩子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喊名字?”孩子母亲愣了一下,不知道老神仙是个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哎,哎,弟妹,快,听真人的话,去喊啊……”听到老道的话后,苗老大连忙推了弟媳妇一把。

    在农村本就有叫魂一说,也有些地方叫做“喊惊”或者是“喊魂”,女人没听说过,苗老大却是知晓的,所以对老道的话是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不哭喽,魂归来兮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女人的声音响起之后,老道左手抱着孩子,伸出右手,装模作样的在空中虚抓了一把,然后轻抚着孩子的胸背处。

    “哎,不哭啦,不哭啦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这孩子的魂魄真的被老道抓回来一般,原本哭嚎不止的婴儿,忽然停住了口,睁着一双满是泪水的大眼睛,好奇的看着老道。

    这立竿见影的效果,让苗老大震惊之余,狂喜了起来,二弟已经去了,这苗家唯一的血脉可再不能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真人,哦,不,老神仙,里面坐,快,请里面坐……”

    要说刚才还对面前这一老一少两个道士心存疑虑,现在苗老大那可是真把老道当成活神仙了。

    “屁的老神仙,老骗子还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跟在老道身边的叶天听到苗老大的话后,差点没笑出声来,什么受到惊吓失去一魂一魄?那全都是扯淡。

    这孩子面色暗淡,精神萎靡,身倦肢冷,这都是中医里阴证的表现,主要原因是这孩子在阴气过重的地方呆的时间长了,体内阴气郁结滞怠。

    俗话说孤阴不生,独阳不长,别说小孩子了,就是体弱的大人在阴寒的地方呆久了,体内阴阳失调,那也是会生病的,和魂魄之说压根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

    至于这小孩子为什么突然不哭了,那当然还是老道的功劳。

    叶天知道,老家伙除了风水相术之外,在中医上的造诣也是极深的,加上一生修炼麻衣一脉的导气术,专气至柔,帮一个小孩子梳理下气息,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?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在叶天看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但是放到苗老大眼里,这简直就是神仙行径了,将二人让进堂屋后,马上忙着端茶倒水,恐怕就是他老爹在世时,也没如此殷勤过。

    给老道和叶天倒了茶水,苗老大开口说道:“老神仙,自从我和兄弟跑了运输之后,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了,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最近一段时间却是祸事连连,还请您给指出个明路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二弟出车祸,不仅是人亡,车子也毁坏的很严重,这年头也没有什么保险一说,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